普惠真的“平安吗”?多项投诉加身,被指变相高息

投诉人宾先生也表示,“平安普惠金融贷款,广告利息是0.09%,进行误导宣传。可是实际借款的时候,收取比利息更高的管理费用和保险费用。这样算下来,年利率高达36%以上。”


投诉人韩先生称,“还款日为每月26日,昨天25日就不断打电话骚扰,到晚上五点打电话告知我要骚扰我通讯录的亲朋好友,半小时后,亲朋好友陆续接到平安催收电话。别说未到还款日,就算到了,也不应该如此暴力催收。”


投诉人柯先生称,“变相收取高额费用,擅自为客户投保,每个月都要多交一笔不少的保险费,以前都没有的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投保的,系统更新后就出现了一个保单。”


3000多投诉3.5%解决率背后的违规问题


自2016年5月17日起,至2018年12月30日,某投诉网站共受理针对平安普惠的有效投诉3024件,仅106件获得解决,解决率3.5%。


平安普惠有效投诉量在互联网消费金融行业排名14名,在投诉量前30名的互联网消费金融机构中,其解决率仅比借贷宝的解决率高。2018年11月初,平安普惠入驻聚投诉,至今,未在投诉帖下做过回复。


3000多件投诉反映了平安普惠诸多涉嫌问题:低息背后隐含其它名目的费用,实际借款年化利率高于合同所示利率;保单查不到相关信息,或涉虚假;各种暴力催收仍在继续……


相关投诉,此前聚投诉已陆续转达给平安普惠。与其他大平台截然不同的是,平安普惠一直奉行不回应、不处理、不改善的”三不政策“。


本次聚投诉发稿前,平安普惠终于给出回应,对于聚投诉重点转达的几则恶性催收案例,避而不谈,重点解释了其利率未超36%,以及其一直不予回应和处理投诉的理由由于反催收组织的猖獗,企业公开的积极回应或者妥善解决,有时会带来更多的恶意投诉或者逃避债务目的投诉。


建议聚投诉平台对投诉处理过程和结果进行保密,保护合规、合法经营者的权益,以便降低此类恶意投诉现象蔓延的可能性。


平安普惠董事长:降低运营成本,与银行“分蛋糕”


一般而言,银行的资金成本为2%左右,而非银机构的资金成本为8%,因此赵容奭表示希望可以把平安普惠的运营成本尽量降低,甚至逼近于0,努力将成本降至和银行相当的水准,就能与银行共同分享这个巨大的消费金融市场。


“若那个时候我已经有2000万客户了,如果说他们不断重复贷款,这2000万客户我们不需要获客成本、运营成本。我们会为他们提供更低的,更有吸引力的定价,可以和银行的定价对等的定价。同时我们希望能够为客户提供体更好的服务,让他们拥有更好的贷款体验”赵容奭称。


对于行业内有没有尊敬的对手,赵容奭一脸自信,“目前没有。”他表示,跨行业尊敬的对手是平安其他子公司,比如平安寿险和平安财险,并且希望未来规模能够超过他们。


对于P2P和小贷的发展瓶颈,赵容奭认为是全国范围内征信体系的缺失,即便平安有前海征信,也有资格进入人民银行征信系统进行查询,但市场上依旧缺乏完善的征信记录,人民银行的征信系统无法覆盖到所有借款人。对于短时间内无法改变的客观条件,赵容奭认为这也是他们的机会所在,因为平安普惠拥有经过时间验证的核心能力——如何识别一个好的客户。